阳春三月,和风熏暖,正是好眠时。翠环山玉波池里,一叶小舟停泊在靠岸的水域中,岸边柳枝款摆,在小舟上投射出一片斑驳暗影,恰好遮蔽住稍显刺目的阳光。小舟上,玄同手捧一卷书册,上书《观剑不则声》五字,然而玄同却并未在研读剑谱,而是以手支颐,兀自酣眠。春日里,人本就容易犯困,况且此时正值午后,更是一天当中最容易犯困的时候。

自外面奔波而回的素还真路过玉波池畔,看到玄同在舟上熟睡,不禁顿住脚步,提气一纵,跳上小舟,动作极其轻巧,竟未让小舟有一丝一毫的摇晃。奔波数日而回,本已是一身疲累,但素还真在看到玄同之后却觉得已经不是那么累了。素还真望着玄同的睡颜,不自觉的勾唇浅笑,而后在舟上坐下来,一手撑着头歪在船沿上,静静看着玄同。

“素还真?你几时回来的?吾竟丝毫不知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玄同渐渐醒来,睁开眼便看到素还真正坐在自己对面,似在看着他,又不似在看着他。

素还真仿佛是被玄同的话从沉思中唤醒,他渐渐收敛了唇角的笑意,却仍是一派温和道:“吾刚回来没多久,经过这里,见你在此小憩,便不忍心将你吵醒。玄同你泛舟池上,嗅尽莲香,枕风而眠,真是好生惬意悠闲。”

“吾原本是想在此好好研读剑谱,却没想到困意袭来,竟睡着了,让你见笑了。”玄同想要坐起来,可身子一动,原本放在胸前的剑谱便顺势滑落,差点掉进玉波池中。

见此,素还真和玄同二人都迅速出手,生怕这本剑谱掉入池水中,猝不及防,素还真的动作有些急,撞了玄同一下,小舟也有些倾斜,两人差点双双坠入水中,还好素还真反应迅速,拉住玄同向后一拽:“真是好险,你吾二人差点就要与这池中鱼为伴了。玄同你还好吧?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

“咳咳,吾没事……”刚刚素还真用力一拽,玄同竟不慎跌入素还真怀里,此刻二人的姿势十分怪异,显得有几分暧昧,玄同急忙站起身,往后退了一步,拉开和素还真之间的距离,自责道,“都是吾不小心,差点将这本剑谱掉入池中。”

素还真将手中剑谱随意翻看几页,而后递给玄同,不经意道:“当初你吾二人因此剑谱而结缘,这本剑谱是得好好保护。”

“你此番外出,事情办得如何了?”玄同接过剑谱,而后将之妥善收起,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般。

“嗯,基本已经没什么问题了。”这句回答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素还真望着玄同侧脸,笑问,“这一趟奔波而回,吾有些累了,素某可否也在此小憩片刻?”

“这翠环山本就是你素还真的地方,你想怎样,自然是随君高兴。”玄同因素还真的问题而不禁缓缓勾起唇角,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,映着满池碧莲,竟是格外引人注目。

素还真往前迈出一步,凑近玄同,微俯下身,在玄同耳畔轻道:“玄同你可知你这句话满含歧义,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呢。”

“吾……吾可并无其他意思。”经素还真这么一提醒,玄同才惊觉方才自己所说的话真的带有几分歧义,很容易让人想歪,再加上素还真此刻的动作,玄同一时间不禁红了整张面容,“素还真,你今日是要让吾认识到你的又一种面相吗?”

看到玄同眼眸内一闪而逝的窘迫神色,素还真不禁再次勾唇浅笑,朝玄同左耳呵气道:“是啊,正如你所说,素某虽然只是一个人,但却拥有许多面相。往日你所见到的只是素某其中一面而已。”

玄同和素还真二人可说是倾心相交,两人一同经历过生死,一同上过战场,一同对敌,彼此之间早已是‘生死相许’。玄同虽不反感素还真对他如此亲昵的态度,但终究还是不适应,他忍不住往后退出一步,一转身,背对着素还真,一双如蝶翼般的眼睫颤抖不已,心口也是扑通乱跳,早已不复平日里的沉稳内敛。

素还真亦是半转身量,手臂从玄同背后将他揽入怀里,而后伏在他肩上,语气温和道:“这翠环山许多年来都让人避之惟恐不及,琉璃仙境虽修建在山腰,却让吾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。方才吾从外回来,看到你在,竟有一种家的感觉。”

“可是你吾终究……”玄同挣开素还真的怀抱,又往前迈出一步,不大的小舟上,他已是无路可走,退无可退,“终究只能做兄弟,而不能……”

抬手握住玄同手臂,使巧劲一拽,让他转过身面对自己,素还真将其拥入怀中,略带有几分强势,再不愿放手:“素某的生死兄弟何其之多,不差你玄同一个。吾要的是一个被吾放在心里特殊位置的人,吾这么说,你可懂?”

“吾……懂。”很想说‘不懂’,很想装作‘不懂’,但玄同不是那种喜欢违心而言的人,他素来都是依凭本心,随心意而为,玄同缓缓抬眼,看着素还真的面容,眼中多出几分心疼,“若你不弃,玄同会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
“有你如斯,怎敢言弃?”素还真露出如愿以偿的笑容,低头吻上玄同略显冷淡的浅烟色唇瓣,几分痴缠,尽化唇舌缠绵之中,一吻情长,让两人都陷入意乱情迷之中,素还真退出玄同口中,手臂用力,将玄同打横抱起,玄同一惊,疑惑望向素还真,素还真只浅浅一笑道,“没事,只是换个地方而已。”

果然是一入腐门深似海,从此正直是路人。自从写过《还俗》之后,吾的腐女程度绝对有所增加!

老早之前就开始YY素同的耽美文了,只是一直没动笔而已,今天实在忍不住,就写了出来。

网络上同素的耽美文大把大把的,素同的却不多,作为素同党,吾也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,哈哈哈!

admin yabo亚博体育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